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江边渡口附近。
  附近难得有一处小吃摊子。
  江边渡口本就在雨雪天气以后人迹罕至。若干行路人忙着买一点热乎小吃。就如此一个摊子,生意却不冷不热。
  笙儿并未察觉到江程少爷在附近悄悄的打量,为了给自己增加点热量,她也挤了进去,买了几个做的马马虎虎的小饼子。
  最近,来了几个采挖金矿的小队伍,要渡船到江对面去,等到开春开始他们的生意。
  他们自己没有船只。可以搭乘日本人的船只,或者给日本人交费的其他船只。
  几个黄皮子衣裳的日军小兵,在附近冻的卷缩着,似理非理有些应付似的的检查着他们各自带着的过往文件。
  最近渡江也要这些了?
  江程少爷不由自主的皱起来眉头。
  他何曾预备了这些东西?于是他准备尽量在江这边就换好了马,待到搞定了渡江文件,再过去。免得被日本小兵察觉而半途丢入江中。
  虽然他游泳技术娴熟,但是也还不想在如此个严寒天气沾染了寒水,其所不为也……
  笙儿此行的任务,却是按照大太太提供之神秘画像,寻到画中之人,而后将几个隐藏难猜的字符交之给他即可。
  来之前,大太太还说,以前的任务,每次均打发不同仆人前来,但是均办事不力。若是笙儿可以如期完成任务,则可长期被使用,甚至大太太可确保其后半生衣食无忧……
  如此个条件,其实并不吸引笙儿。她却在意画像本身,此人看似相貌堂堂,年纪不大,却怎会与柒府大太太联系,做成隐藏之买卖?而这几个隐藏的字符,她悄悄抄写了打发人给蓝家班子的师傅蓝老爷子送过去,师傅竟然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柒府大太太,着实深藏不露,狡猾了些。
  ……
  江程却从容不迫的观查洞悉着周围的环境,他要尽快熟悉此地的一切。他闲暇之时却仍然不忘记偷瞥笙儿的容颜。
  此等女子,确系百里挑一。他见过貌美的,却不像她这样带有英气的,见过聪慧看家护院的,却不像她这般跟随查清的,更何况乃是个女流之辈。
  若不是柒府对她游有恩泽,要么她出于好奇?她那天对自己行踪跟踪实查,作为一个丫鬟而已,怎会比柒府管家还要卖力,此负责到底的态度,却让江程增疑……
  附近。
  一个孩子,饿的不行,他父亲是扛运麻袋之生意人,冬季却生意惨淡。这孩子有一顿没一顿的。
  这孩子今天实在饿得慌,于是擅自出来,打算偷个食物,于是混在笙儿后面紧紧尾随,想将她碰撞一下,然后盗走她手中吃食。
  怎料那个摊子,饼子更多,似乎比撞人取物更加唾手可得……他留着口水,斗胆到摊子那边,以为没人注意,摸了一个饼子就跑。
  摊子主人既然敢在日军眼皮子底下做生意,肯定有点来头。见此人,外型魁梧,体魄强健,站立如松,似乎是练过的。
  他迅速察觉到孩子的举动,于是走出摊子,十来步距离,便犹如猫捉耗子一般将孩子拿下。一边夺回来他的饼子,一边将孩子推搡在地。伸出他粗壮的大腿,过来就踢。
  一旁几个日本小兵,则抱着胳膊,看热闹似的望着这边。打人他们是不会管的,正好闲来无事,高兴还来不及……
  “你个小破孩子,偷吃我家东西?你爹不就是江边抗麻袋的老张头吗?你家还欠我的钱未还,今天还偷吃我的饼子?胆子可不小!今天不踢死你也打残废你。”
  几脚下去,孩子嚎啕大哭,嘴角出现了斑斑血迹。
  “我再也不敢了,大叔,饶了我吧,我真是饿的不行了……”
  男人却不顾孩子苦苦哀求,仍然狠脚而出。
  一旁行人却看不惯,几个善意的纷纷过来劝阻。
  “饼子也未吃,拿回来了,就不要再打了吧。”
  男人若却不听。
  江程少爷附近瞧见,随即发觉此人乃是飞达武馆之龙达大师。
  最近武馆冬季学员稀少,生意黯然,估计他出来做饼子吃食,恐怕也是无奈之举。
  但是不能因为生意惨淡,就拿这小孩子出气,打若打成重伤,岂不让他家中父亲雪上加霜?
  江程摸着口袋,里面的钱币,估计可以让这龙达大师暂时收手。于是他打算步入僵局,把孩子救出来。
  他快行几步,怎料瞧见眼前一阵风似的犹如花香过去,笙儿行在了他之先。
  “老贼,快收手吧!在此地恃强临弱,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她一席话似乎敲打了龙达之神经。他收腿而观,见是一如花似玉的姑娘,随即刚才之怒火,犹如减弱了一半。
  打量几下随即认出。“呦,我当是谁如此大胆,敢呵斥我龙达?原来,是柒家人啊?您家大太太可安好?今天怎么蓝笙姑娘有空,来此地多管闲事。放了他可以,若是您可以跟着我到武馆坐一坐……”随即不怀好意的凑上脸来。
  附近几个日本兵放下了胳膊,看见此等美人他们似乎不再想袖手旁观,于是某位端着长抢走之过来。
  “这小丫头好心办错事,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还是多嘴了。”江程随即跟过去。他却并无看热闹之冲动。
  日本小兵见笙儿美貌,随即多看了两眼。江程却又有说不出的滋味。
  拿枪的那位随即走到笙儿面前,用很不流利的汉语让她出示文件。她却没有。
  她不过是来寻人的,又不渡江。大太太说就在此地候着。可惜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也未发觉与画像之人雷同之面相的人……却遇到了龙达这武馆外出做吃食之人,真是煞风景。
  龙达此人与日本兵交好,她知。不知此刻,日本兵要维护他什么?出示文件,简直笑话。
  “此女涉嫌干涉江边渡口秩序,太君应该给她个处罚。”龙达用日语不怀好意的说。
  日本人点头,随即龙达虎视眈眈上来,欲大庭广众之下图谋不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