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云层之中,犹如龙尾似的龙卷风流,正在发动。
  看着江面渡口半个公里开外之处,由远及近的呼啸而来的狂风,把那停泊的老帆布船,瞬间吹的七零八落,薄薄的护江渡口铁围栏,炸了花似的,吹的四散……
  蓝笙却猛然间看见,江程少爷犹如鬼鬼祟祟在附近,打量着她,此人在暗中盯着自己,她不由的生发出一丝生气,随即过去打算谴责于他。
  怎料,忽然有江边渡口看船的三位日本兵,端着枪走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他们操着不熟练的汉语,挑衅,有玩弄的口吻,问道:“花姑娘的干活,你要到对面吗?要不要我们陪着你一起过去?”
  笙儿气不打一处来,她握紧了拳头,打算趁着他们未开枪之际,把他们三个全部拿下,但是江程在附近观望着,却隐隐的担忧,因为日军的兵力不可小觑,若是打了他们三个,其他的日本兵若是扑之上来,笙儿好虎架不住群狼,所以,还是当务之急,先救她一把。
  随即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颗起雾弹,它是根据师傅给他的制雷图研制的,是里面含有迷幻气雾的一种东西,迷幻人的神经,不过片时,可以恢复。
  但是笙儿并没有测毒物的心思,她能提防得了吗?但是若不使用这颗弹药手雷的话,任凭笙儿徒手对战三个日本兵肯定是绰绰有余,但若是如此动静吸引了一个班其余的日军兵力都反扑上来的话,她还能招架打得过吗?定是应接不暇了,且危险有余。
  于是江程他连忙看着风向,瞄准在日军的小腿部位置,将这颗手雷,顺风滑了过去,这样的话一旦炸裂开,迷雾仅仅会在日军这个方向散开,雾气亦是仅仅能扫到笙儿的脸而已,不至于让她迷乱了神经。
  好在今天,有这个跃跃欲试的狂风即到,否则的话,他这一招定不奏效。果不其然的顺风之势,在某位日本兵刚发觉脚下异样之际,手雷迅速炸开,迷雾席卷扑面而来,笙儿在三尺距离开外仅仅感到稍微眩晕,想咳嗽两声,确系无恙。
  笙儿在三名日本军不知醉卧的状态之中,被江程少爷从迷雾附近一把拽之过来,随即隐藏在附近的一处废船之后。
  他怕笙儿惊呼,于是连忙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对她摇头示意,不让做声,笙儿大概领会,连忙闭口。
  过了一会他松开了手。
  “你这是好功夫,高手段,还是旁门左道?”笙儿已经猜到了刚才的雾雷定是江程他所做,于是小声问道。
  “嘘……小声点,不论何等功夫,只要是向善的救人的,不是邪门功夫,就是侠义了。”
  江程话里玄机似的,笙儿半个不懂。她犹疑般的细想,看来此人,应该不是十恶不赦的恶人,说不定当真是个好人……只是他鬼鬼祟祟到柒府大院做什么,如此两次的救命恩人在她眼前,她的思绪凌乱……
  附近看船的几个日本兵过来踢打被迷幻的三人,三人立刻被踢醒过来,捂着头,揉着眼睛,神情煞是可笑狼狈。随即跟随他们回去看船。
  日军指挥员还有管理他们的分支,不顾及江面龙卷风,他们甚至以为这是个迷信,不可逃,下达了手令,江面今日守船不可懈怠。不可因听信愚民之言而弃船不顾。
  日军小班长在拿到此小手令,粗略看之一二以后,心烦意乱,因为附近狂风大作已经令他与班里小兵们心忧了,这手令岂不是把他们明显的往坑里推吗?
  于是他忙吩咐他的小兵们,在附近结实的围栏那边,把船栓好粗实的长绳子,然后每个人准备好了一块木板。若是不慎强风到来落入江中,还可以自救。
  江程却与蓝笙躲避附近观察之。
  “若是想回报我救你之恩,你做我的助手吧!今天帮我个忙。那边,日军小油船,你瞧见了没有?从左及右,日军派了一个班的兵力守在这里,但是不要惧怕他们,就一个班,仅此而已,你怕吗?”
  笙儿气道:“我怎么会害怕,我看是你惧怕吧,瞧瞧他们手里可是都有枪的,你有吗?就你那些功夫可以打的过长枪吗?”一边担心,一边损他。
  “呵呵……”江程少爷冷笑道:“枪?算什么,在江面龙卷风到来之际,这些枪,都不算得什么了。不过片时功夫了。”
  “呵……难道你赛诸葛?或是半个神仙?你能算到江面龙卷风什么时候准来?大家都嚷嚷说马上就到,瞧,这都快半个时辰了,我手里这香也快燃尽了,江面龙卷风还是没有到,你说要去探这艘日军小油船,靠近这么多端着枪的日本兵,恐怕你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吧。”
  “丫头,我可不想跟你贫嘴,别忘了你可是我的人,你可得听我的……”
  “什么?我是你的人,什么我要听你的……”笙儿猛然间想起方才那一吻定情,非常的羞涩,顿时脸蛋又开始绯红起来。
  江程悄悄回头瞥她一眼,忍俊不禁。
  笙儿暗想,若不是他对自己有挡毒镖之恩,又从日军手中被救,此时此刻,恐怕自己早就与他动手了吧。还由着他在自己面前欺负着自己,占上风?
  ……
  附近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了小雨。
  日军,有几位开始惊慌,因为他们也惧怕江面龙卷风,但是这两艘小油船又不得不看守着,因为上面吩咐的紧,这两艘小船今天必须看守,不许离开。适当时候可以调离这个渡口,停靠在更加稳妥之处,但是开船的那位老者却迟迟不到,只有他才会掌握这两艘连接船在龙卷风之中的方向,日军没有一个会开龙卷风船的。
  此连接油船,船只不大不小,表面上是装着食用油和过冬用的蔬菜米面,共有两艘,中间用铁链拴着。
  有一艘非常明显的装有过冬食品,偶有里面船舱之内的破布帘子中,微风轻轻刮起来,可以看得真切。
  但是另外一艘船,却神秘般的封闭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