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这国民军骑兵队的肖白小军官,一路策马而行,好个自在,怎料却撞见蓝笙,被她误认为偷江家马不归之人。
  蓝笙上上下下打量着此人,眉清目秀,伟岸矫健,看那身衣着打扮,也是部队得势之人,猜测他定是欲霸占此马不想还给江家。
  于是她立刻伸直双臂拦下此人。肖白随即安稳住喧嚣的马蹄子,不敢喝马继续前行。
  肖白本想策马练它一圈脚力,然后在老李铁匠帮自己骑兵队买好了包子之前,他返回骑着自己高头大马即可。怎料中途杀出来这么一个美丽无双的不速之客。
  “丫头,别挡着,让小爷我过去!”他见她岁数不大,故意打趣道。
  “你是谁的爷?把此马给我留下!此马又不是你的!”蓝笙对他吼着。
  “怎么?逛大街累了?想让小爷我骑马带你一程吗?”肖白见蓝笙漂亮丫鬟打扮,非大户人家小姐装饰,于是壮胆再次打趣。
  此人,当真厚颜无耻……夺了江程的马不归还,如今当街挑衅……蓝笙不由自主的攥着拳头。
  肖白却毫无防备的骑马围绕她转了一圈,打量与她。果不其然,此女孩子周身都完美,简直无懈可击……让他这未娶妻之人不由得心潮澎湃。
  见他如此清高傲慢,蓝笙索性运气将面见师傅买的菜篮子快速又稳重的扔到一处略低的房顶。她右手取到腰间别着的一捆抽绳,乃是蓝家班子老师傅指教她学过的功夫。
  此抽绳,犹如马鞭子一样结实。
  肖白见她甩出及地的长绳,还有挽着在手上的几圈,见她似乎发怒。随即忍俊不禁,想着陪她戏耍一下亦是不错。于是他故意又骑马围绕她几圈,用手指在口对她吹个口哨表示不屑,然后打算忽然策马而走,闪她个措手不及。
  怎料蓝笙却瞅准了位置,一跃而起,飞跃马匹之上,未坐在他的身后之前,将长绳子一下子套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坐与他后面。
  骑兵队军官被某丫鬟当街套住了脖子,此事传出去非同小可……肖白感觉此女定是有所功夫,于是不敢怠慢。他一只手努力拉着绳子,让自己有机会可以喘息着,一只手快速到腰间摸出来一把伸缩小刀,好不容易切断绳子,方才脱险。
  蓝笙却没有给他喘息之机,使劲一脚将他踹下马去。看的道路两旁之行人纷纷侧目,却因滋事者乃是军中之人,无人敢上前多言。丫鬟打军官……逆了天了……
  肖白在地面撑着,喘气刚刚稳当,随即脸色恢复正常,见那蓝笙骑着马,用附近一处杆子,够到扔房顶的菜篮子,菜篮子顺着杆子滑落她手。
  随即她策马离开的潇洒之背影……让他颜面尽失,此女性格如此特别,功夫如此之高,下手如此之快,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暗下决心定要找到此女,然后去她主子家里,将她买下……或是在他家任凭他欺负。一个丫鬟,再能耐,也逃不出去权利之控。他随即拍打着衣裳沾染的昨日地面残留的雨泥,见自己斗篷脏了一块,心情尤为不好。甩地之时还闪了个腿,于是一步一个一瘸一拐之势,在众目睽睽之下,败兴而归……
  及至到了肖白他自己高头大马那里,乃是其部下搀扶他上了马。那铁匠老李头子,此时也拎着包子口袋回来了。
  见肖白似乎魂不守舍的模样。自己欲还江家之马亦是不见……他老李头想问,却又不敢……
  “李铁匠,我问你,刚才那匹马,究竟谁家的?”肖白没好气的问他。
  “是江家的……那马鞍子缝隙处,有一处细布条,前面有江府二字,后面写步街十五号。估计它是昨日里雨水大了,走丢了脚,跟主子散了吧……瞧瞧那马鞍,还是新的,所以可能不是主人故意之……”老李头目光一丝胆怯的说道。
  肖白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江家的,这可是大户人家……难怪此马鞍如此之精致,这下唯恐结了梁子……那丫鬟又是何人?难道也是江家的不成……
  “既然是大户人家江家的,为何刚才你不早说,我以为此马桀骜难驯。所以想练它一段脚力,怎知,被一个无理取闹之丫鬟,叫骂拦挡……夺走了。”肖白此刻痛苦莫名,因为他的腿脚很是疼痛,他编造了这套说辞,想瞬间掩饰住自己那种不悦之感,也还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威望。
  “当真如此的话,那丫鬟好大的胆量,她怎敢在您面前,当众辱骂您的尊名呢,这是不应该的呀。”老李头子点头哈腰的逢迎道,随即把包子递给在旁边牵马的骑兵,满面笑意的招呼着大家:“这个包子还热乎着呢,大家赶紧吃吧,肖队长您也消消气。”
  骑兵连忙掏出了一个热乎包子,递给了肖白,肖白随即傲慢的伸出手指,夹着包子送到口中,此时此刻,他却吃着变了口味,因为他心怀怒恨,又夹杂一丝喜欢。这丫鬟,长得如此之美,下手如此之狠,若要娶她如此类型的美人,是不是有点难度?娶之……他不由得转念暗笑自己,不过才一面而已。其实就是恨她。他连忙给自己一个暗示。
  “反正,此马已经被那女子夺了去,肖队长不如和骑兵吃了包子,就回去吧,别耽搁了您的要事……我的店铺太小了,真是没有地方招待您,要不哪天您有空,我请您到酒家喝两杯……”老李头在想方设法的想着说辞,想安抚肖白。无奈他身份低微,也不知这样说话,肖白能否接受?
  肖白听了,却咧开嘴轻轻的笑了,露出整洁干净的牙齿:“江府,那不妨,我们一会儿去江家登门一趟坐坐吧,看看他家的丫鬟,究竟如何表现?”
  他倒是念念不忘了!
  铁匠老李头子,立刻紧张起来。肖白一个就够难伺候的,这要再一同去了江家,犹如两只猛虎似的,一种坐如针毡的感觉瞬间弥漫了他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