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江少爷看着眼前此物,不人鬼不鬼的妖怪。黑色豹子的四肢,美女的上身,拿着婉转动听的笛子吹着似悠扬的古曲子,却隐藏着莫名的感觉,虽然并非什么摄魂的曲子,但是听了让人非常之憔悴,有种精疲力尽之感……
  他连忙用刚才搓的两只小球堵上了耳朵,不想听此曲子。
  没想到美人看见他排斥自己的曲子,却越发的得意起来,宛如铃铛般的声音笑着,敛着好看的嘴角,眉目之间传情似的吹的笛子,声音却越发的大了,甚至于穿透了他的小球,直达耳部。
  他索性将两个小球摘下去,对她喝道:“不要吹了!你有手有脚,为何不与我直接开战对打,若是不能打,你就认输吧,吹笛子算什么本事!”
  美人抿嘴悄然一乐,对他宛然一笑说道:“怎么,这位好看的少爷,你害怕我吹笛子么?我这笛声婉转动听,叫做美人笛,以前给古代的君王都吹过,人家可是乐不思蜀,怎么到了你这儿情形就变了呢!”
  江少爷气道:“难怪我听了会浑身乏力,你用此招煞是无趣!古代的君王?哪个君王会喜欢你这样祸国殃民的女子,一看你就知道是个妖精,不是什么好人!”他立刻挥动着拳头,准备跟她开战。
  此女感觉江少爷并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多情之人,她如此的美貌与笛声都不能激发他的欲望,他一身正气,让她隐隐感觉到害怕。
  她推测既然美人阿秀呼唤他们从棺材里出来,肯定她那一关施展人计已经不再奏效,所以她此刻再自作多情的施展美计肯定亦是无效,因此她便思量诡计,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现在是豹子的身体,跟你打,你也不在上风,要不然这样,我也把你变成兽的身躯,这样咱们俩打斗才算公平。如何?”
  其实她是打算把江少爷变成一条虫,只要他一答应,她的诡计法力便犹如盖章似的产生了效力。
  没想到江少爷却不上她的当,轻轻撇嘴冷笑,立刻冲之过来,飞腿一脚踢中了她的肩膀,把她踢得人仰马翻倒在地上。
  她没想到江少爷会对她如此美人发此忽然重击,定然是不把她当作美人,把她当做了妥妥的妖精,因此并没有手下留情。她未想到如此相貌,却不能打动江程。
  她怒瞪的双眼,发出了血丝。眼睛越睁越大,头发犹如爆裂似的,发簪纷纷落地,披头散发。于是现出了原来的面貌,犹如女鬼般的恐怖阴森,她是一个着实的古代女妖精。
  其声音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婉转动听,而是犹如兽吼一般的,喘着兽的怒气。
  她伸出上身的女人手臂,擦了擦嘴角的血,阴森的笑了两下,随即撒开四只黑豹子蹄子,向江程猛冲过来。
  江程拎起来地上的长棍对准她攻之,怎知她立刻将她的长笛变成了一把长剑挥舞着,应对着江程的棍棒而来。
  此剑锋利无比,一下子刺入到了棍棒之中,把棍棒劈成了两半,破裂的棍子摔落到了美人阿秀的脚前。
  阿秀稍微吃惊,却略略的心疼江少爷,因为此等貌美的少爷,她几乎很难多见,真希望他来做自己的情人,不希望他死,但是也不想让自己输在他的手里。
  这个古代妖精,如果再发力的话,肯定会把江少爷劈成两半,她不想见死不救,但是也当真不想让江少爷犹如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在嘲笑她。
  她犹犹豫豫了片刻,狠了狠心,对着那妖精喊道:“今天这好看的少爷就交在你手里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或者你赢了,玩耍够了,再赐给我也可以!”
  听到两只妖精如此的调侃自己,江程怒火中烧。他看准了黑豹子女妖精手中的那把长剑,立刻快步冲上去,妖精大吃一惊,他如此对着自己的长剑冲上来是想自尽吗?
  江程猛然一个飞腿,将她手中的长剑狠狠的踢落,稳稳地落在不远之处,插入地面。
  他双臂开始发力,立即蹲下捉住黑豹的两只前腿,将她拎立起来,使劲的摔之出去,却不偏不斜,正好摔到了那只长剑之上,只听得扑哧一声,黑豹腹部被穿了个透,连同它身躯一起的女妖精,便一命呜呼了。
  血液呈现诡异的颜色,滴滴嗒嗒流在长剑之上,又在地面之上。
  那悬在半空之中的棺材,忽然之间,不再晃动,而是纷纷坠在地面……
  老宅。
  武晨轻轻拿着刻刀,在四肢僵硬不能动弹的蓝姑娘背后说道:“莫要做怕,我在你的背上刻下这幅图,是给你当做聘礼,你不要如此的拘谨,反正婚礼之后你也是我的人。”
  蓝笙却犹如感受到莫大的耻辱,呵斥道:“不可以!你赶紧讲将我放了。”
  武晨却并不听她,刻刀还是从蓝姑娘的肩膀上滑了下去:“放心吧,此刻图不会伤筋动骨,你咒语未曾解开,也不会痛。”
  蓝笙怒:“要是让我师傅和其他人知道了,我如何做人?!你给我松手。”
  她却感觉到一丝冰冷,武晨从后面扯下她的衣裳,用双臂环绕着她,取了她面前的一条毯子,给她包裹着。这样就只能看见她的后背,就看不到其他。蓝姑娘的眼泪却噼里啪啦滑落下来。
  武晨看见她因抽泣后背略抖动,他停下雕刻,轻轻从后面拥着她说:“你为何要哭呢!我也没有对你做什么,我觉得这张图在你身上可能会更安全,总比揣着一些纸张,皮卷要可靠的多。”
  蓝笙气道:“看你仙风道骨似的,也不是什么好人,美其名曰给我做婚礼聘礼什么雕刻宝图,我真的不稀罕。”
  武晨气,随即丢掉了刻刀:“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若是激怒我,今天不在婚礼之前,我就可以让你与我同房。”
  “若你胆敢做此事,我就跳到你院子里的水井里面去!”蓝姑娘气呼呼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