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日出的晨光,逐渐的漫步开来。
  日军少田大佐伪善的笑道:“我其实对茶叶并不感兴趣,只是看你如此可怜,你的老父亲如此想念你的大哥,所以想帮助你们,如果茶叶确实不错,我可以收下。”
  探子一唱一和赔笑道:“少田大佐果然是一位慈心的人。”
  翻译员似乎担忧探子抢了他的风头,忙阻拦他的话语,对着大佐道:“时候也不早了,大佐,咱们是坐车去还是骑着马去?”
  日军少田大佐盯着怀表看了几眼,说道:“爬山的时候,卡车未免太过于吃力,因此咱们先坐卡车,然后骑马去吧。到半山的时候,让人看着马,咱们徒步上去。”
  探子和马老板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走出了院落,随即大门哐啷一声被日本兵关上。
  探子连忙回头嗔怪马老板:“怎么又想起找你大哥了?大家不是说你大哥都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吗?你怎么能让大佐去帮你找大哥呢!”
  马老板似乎无可奈何,笑道:“不是因为我老爹想他吗?有人说在古墓山那边看见过他行走,说他活的好好的。”
  探子瞪着眼发狠道:“你还真信有起死回生之术啊,你大哥不是入了部队吗?跟太君他们都是敌人,万一让让太君知道了,你如何收场。”
  马老板又是那招牌式的微笑,挂在脸上:“还不是为了我爹,我拎着脑袋也得过来求他呀!已经没有人能帮得了我了,我给肖队长那边送了多少礼物,一次都没有帮过我。”
  探子:“……我看你真的是疯了。”
  马老板看着探子生气的坐到一张椅子上,喝着茶。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出现在马老板的脸上。
  路上。
  日军的卡车从老百姓附近的摊子旁边路过,有人立刻着急忙慌的收拾摊子,谁也不敢多言。
  卡车上。
  翻译员:“大佐,这二人为什么要留在宅子里面?我看那个马老板不一定是怀好意的,你相信他吗?”
  少田大佐却诡秘一笑:“随他们去吧,我到那边顺道去打听一下。那个人,我早就听说过,遇到过起死回生之术,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
  翻译员不言语了,原来大佐在暗地里,知道如此多的事情。谣言肯定是有些理由的。难道是有人知道大佐对这些事情感兴趣,故意设下的圈套……
  落雨殿。
  江程等人已经顺利的通过了扇形机关,到达了长廊。
  看着武晨由远及近赶过来,她的身后跟着蓝姑娘。
  见她还平安的活着,江程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给武晨礼貌的作揖。却犹如情敌见面,分外尴尬。
  “既然来了,就略备薄酒,到我舍下一坐吧。”武晨做出邀请手势。
  黑林却开门见山的说:“不必了!把蓝姑娘交还给江程,我们马上就回去。”
  武晨的神色却略有迟疑。
  肖晓恩环顾四周:“这个地方真是够奢华,这这个宅子,看起来破旧,但是这些东西都是值钱的玩意儿。”
  江程淡然一笑:“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带人就回去吧。”
  江程靠近他们。看见蓝姑娘正紧张地盯着自己,不知为何她是这样的态度。
  武晨不紧不慢的说:“昨夜里她已经答应了与我的婚事,所以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江程急道:“蓝笙,你答应他什么了?”
  “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你怎么才来?他们是谁?”蓝姑娘责备道。
  黑林稍微皱眉:“蓝姑娘,莫要误会江程,你还记得我吗?”
  肖晓恩唯恐自己说不上去似的连忙插话:“他就是那古墓黑猫。”
  江程认真道:“快点跟我回去吧,不要再此地久留。”他过来拉着蓝笙的手,却发觉是一层空气。
  “怎么是假人?”黑林他们面面相觑,看着武晨,责问道。
  黑林:“又是诓人之术,恐怕不是武林高手所为吧。”
  肖晓恩:“就是,从一开始你就古灵精怪的。”
  江程却感觉四周阴冷的吹着,那小龙变作狂风呼啸而来,再看眼前的武晨,已经灰飞烟灭,又是假象!
  “小龙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着蓝姑娘去另外一个地方。”
  “是武晨的声音,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
  嘉乐门。
  日出的晨光,铺散开来,洒在宽大的窗台之上,映衬着淡蓝色的窗帘布。
  陆老板今天起的早,轻轻地把窗帘打开,看着外面的景致。其手里轻轻拿着一支烟斗抽了几口,想着他亲信的人马应该已经到了老家了吧。
  有人轻轻地敲打房门。
  “何人?”
  “老爷,我是管事。”
  “进来吧!”
  “老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快马加鞭的,人手都已经赶过去了,老太太并无大碍,已经飞鸽传书过来。只是信里说老太太还要给你引荐一个人。”
  陆老板:“哦?把信件拿来我看看。”
  嘉乐门管事将信件恭恭敬敬地递给他。
  陆老板一只手接过信件,一只手把烟头轻轻地放在桌面上,随即走到窗台附近,简单的看了看,回身在烛台那边将这把信烧了,管事不解的问道:“老太太说这个人很不错。”
  “这些年,投奔我嘉乐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闯关的话,恐怕我不能验证他们的真本事。老太太毕竟年龄大了,随便有人欺哄她,她也未必分辨的出来。”
  陆老板看见管事迟疑的神色,安慰道:“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得罪老太太,让她安心。这样,你给我准备纸墨笔砚,我好好的给她写点东西。”
  嘉乐门管事连忙将抽屉打开,里面的笔墨纸砚早早的预备在那里,连忙给陆老板轻轻的铺开宣纸,开始研墨。
  陆老板用手指轻轻地握着毛笔,轻盈的在宣纸上面写着:
  “母亲大人,儿定不负你所望,此人我会见他一面,但是若不适合我嘉乐门,若不需要此人,我会打发他回去,但不会让他空手,您尽管放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