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澳门网站大全


  昨夜,黑林躺在床铺上却鼾声如雷,这天把他累坏了,尤其和日本鬼子来回周旋。趁此机会,他想好好补一觉。
  肖晓恩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已经无法入睡,待到太阳刚出来一个角的时候,他连忙起身,额头上沁着汗水:“这老小子真是太讨厌了,害得我这一宿都睡不好。”
  江程:“好了好了,你真是不能吃苦耐劳的主儿,像在部队里那么多人一起,有时候在路边就睡觉,不都得受着吗。”
  肖晓恩不满道:“那能有几个人像他这样,睡得跟野猪似的。对了,我忽然想起个事儿,你家蓝姑娘呢?她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呢?这一宿你不陪着她,她是不是睡不着觉啊!”
  江程白了他一眼,笑道:“别胡说八道了,我跟她怎么能住在一起呢?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我平时那都是跟她开玩笑呢,最起码我也得弄大轿娶她进门啊。”
  黑林听见他们在小声说话,随即翻了个身醒了,笑道:“昨天夜里睡得真舒服,今天又精力充沛了,你们两个也不错吧。”
  肖晓恩:“老小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们轮流看着这鬼子的破箱子,你说我们能睡好不。”
  “好了,不要再互相打嘴仗,咱们赶紧收拾一下行装,准备出发吧。”江程催促道。
  黑林却严肃的提醒道:“走之前咱们先简单做一下计划,看看今天行走的路程。”
  肖晓恩不服气的撇嘴道:“你以为这是你部队呀,还要求我们如此严格。”
  江程:“我觉得听一下也无妨,说不定还真的有帮助。”
  黑林之前从鬼子尸体的军装口袋里取出了纸笔,揣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取出来,绘制了几条路线,说道:“鬼子这次的目的是扫荡李家村,一开始的时候为的是墓道的宝藏,因此他们的目标其实并不是咱们,所以大队人马不会沿着咱们这条路线继续往前进,但是我估计他们可能会派一批人手来追踪咱们的下落,毕竟在这第二辆卡车上,鸦片数量多,他们可能想要夺回去。”
  黑林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按照往常的惯例,少田大佐他是一个有行动规划的人,若我分析的没错,李家村他们一无所获,又丢失了几个重要的人,暂时不会再去,他可能会派一半的人手去古墓那边打探,剩下的人手有一半或者是三分之一的人会追踪咱们。我的意思,虽然卡车开的很快,但是容易暴露目标,我决定咱们到一半路途的时候,就把卡车拐个弯儿,把它丢到山崖之下。”
  肖晓恩:“这样会不会太冒险?”
  “听他说下去,不要着急插话。”江程话音未落,却听见有敲门之声。
  他小声提醒:“赶紧把箱子藏好,用床单布遮盖起来,把桌面上这些收起来,我去开门。”
  黑林悄悄取下腰间手枪,走到了门后,警惕的看着江少爷去开门。
  打开门,却是客栈的店小二。
  “三位爷,我是来给你们送早点的,我们这边比较偏僻,很少有人住宿,所以老板特意交代了,这些早点就免费送给你们吃吧。”
  肖晓恩已经饥肠辘辘,欢喜的过来,准备双手拿着这些餐盒,可是却带着疑惑的问道:“天下哪有白吃的东西呢,这里面有没有毒啊。”
  店小二一脸委屈的笑道:“这位爷,您说的是哪儿的话呀?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这边儿路途偏僻没啥客人,还望你们多多关照,希望你们以后来回路过的时候,就住在我们这家客栈里。这些吃的呀,都是干净的,不会有毒的。”
  黑林将手枪别在腰间,静静的走过来查看店小二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
  他连忙问道:“其实这边如果砍了树木之后,根本就不算偏僻,你们前后左右都挨着村庄呢,来回住宿的人应该还是有的吧?”
  店小二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笑道:“实不相瞒,这位爷,这些树啊,连动都不能动,这些树是宁家人种的。人家现在在部队里位高权重的,我们谁能得罪得起呀!”
  宁府。
  宁显不好意思让赵玉雁总在自己的房中久留,于是找了个说辞说部队有事,让她赶紧离开。
  赵玉雁应了一声,连忙从他的门槛踏出去,走到院子当中,老管家正在附近等着她。
  “你现在就是一个婢女的身份,怎么总是往大少爷房里跑呢?你这丫头让我好生为难啊。”
  宁显也随即踏出了房门,对老管家说道:“莫要指责她,刚才她只是还我东西来着。”
  赵玉雁看着老管家满脸堆笑的给大少爷请安,猜测宁显在这家里的分量不轻。
  宁显正准备叫仆人给他备马之时,一个男仆慌慌张张的跑来。
  他着急忙慌的撞了管家一下,却来不及道歉,仍然直奔大少爷快步过来。
  宁显威吓他说道:“在家里没有大小了吗?走路都撞到管家了。”
  “大少爷不好了,那个顾姑娘来敲门来了!”他仍然顾不上道歉,惊慌失措的说道。
  宁显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拉着他的胳膊,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欣喜若狂,问道:“你说哪个姑娘?”
  小男仆慌慌张张的回答:“就是那个窑子里流传出来的说被日本鬼子害死的那个顾念西,她怎么活过来的?找咱们家的门来了。”
  赵玉雁打量着宁显的神色,很明显的他肯定认识这个顾念西,十有八九此女就是他的老相好,不知怎的,她却有一种醋溜溜的感觉,走上前去说道:“咱们这儿家大业大的,总得有个规矩,一个姑娘家,清早就来敲门,有何贵干呢。”
  宁显听出来这话里有话的,虽然有一丝生气,但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为了面子说道:“说的是有道理,这顾姑娘怎么一大清早就来找我们家门了。”
  “顾姑娘送来一张邀请函,邀请您到附近的酒楼一坐。”
  (本章完)